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

淺談資產配置(2019年4月11日)


圖片來源:StockFeel 股感知識庫

前些日子出席了鍾Sir的講座《學懂管理投資組合》,在「鍾記投資講座《學懂管理投資組合》- 「資產配置 逆向思維」(201948日)」一文中跟大家分享了講座內容!剛好近日正重溫《聰明的投資者》,當中也有討論資產配置關於防御型投資者的資產配置的討論則在書中第四章所提及。在恆指挑戰30,000點的時候,作為防御型投資者的資產配置就顯得更為重要!小薯所有有參與的投資群組也不例外的也或多或少討論資產配置的問題(增持或減持股票)。小薯沒有鍾Sir及當天的特別嘉賓止凡兄的深厚功力,但也班門弄斧一下,期待帶多一些討論,看看小薯的想法有沒有能改善的地方。

根據格雷厄姆老師所定義,防御型投資者是指的是沒辦法花大量時間和精力在投資上的人,而小薯相信大部分的小投資者也應該是,也最好是作防御型投資者。而格雷厄姆老師建議防御型投資者在資產配置上,應當把資金分為兩部分:

  1. 高等級的債券或現金等價物,即至少是投資級別的債券(小薯按:不一定要直債,可以是債券基金、債券ETF、萬用壽險等較穩健但回報較無風險利率高的資產,基本上與現金無疑);和
  2. 高等級的優質股,即具領導地位,有寬闊的護城河的企業。
而作為基本原則,投資於股票的比例最少要有其資金總額的25%,但不能多於75%;相應,其債券投資的比例也應是25%75%之間。投資者可以根據整體市況和估值,調整股票佔投資組合的比重,同時也意味著兩種投資物的正常持有比例是50%

當投資者認為股市下跌,股價估值開始吸引,甚至出現大減價時,便可以逐步增持股票,但最高只能佔其資金總額的75%
當投資者認為市場價格相對於估值上升至嚴重高估的時候,便應逐步減持股票至最低25%

大家可能會問為什麼不100%買入或100%賣出。當然這個情況是賺得最多,但是有多少投資者能真的準確預測到市況?如果100%賣出優質股後,但股市繼續上升而買不回優質股,則只能持有現金,並失去機會成本,又或者本身自己的估值出現誤差而做錯買入賣出決定。雖然25%-75%不能賺到最盡,但卻能減低以上兩個狀況的風險,在兩害取其輕的情況下,我們因此最好持有一定的核心股票,在享受股票長遠的資本增值和股息回報的優勢之餘,亦不會承受過大的風險和壓力,不用每天害怕股市的波幅從而做錯決定。

同時,每一個年齡層也在風險資產的分配有所不同,年紀越大,風險資產就理應越少。比較流行的是「100法則」,即是以100減去投資者的年齡,所得的數字可用作投資高風險投資產品的佔比(就小薯來說,即是兼具潛力高但沒有現金流的高潛長投資產品)。 餘下的部分,則可作較穩健的低風險投資產品(就小薯來說,即是兼具低風險及穩定現金流的穩健投資產品)。

小薯主要是參照恒生指數預測市盈率作資產配置,恒生指數歷史平均預測市盈率約13倍,較小四分位數11倍,較大四分位數14倍倉而小薯的資產配置大致是:

恒指預測市盈率
9-10
12-13
16-17
股票比例
75%
50%
25%
穩健型股票
10%
15%
20%
現金等價物
25%
50%
75%

以上述的情況,作為80後的小薯在風險型投資產品跟穩健型投資產品投資產品比例大約:

恒指預測市盈率
9-10
12-13
16-17
高潛長投資產品
70%
45%
20%
穩健投資產品
30%
55%
80%

有這一比例是因為當市況越熾熱,市場的風險胃納會越高,高潛長投資產品通常也會被嚴重高估,穩健型股票也會相當程度的高估;在市況悲觀時則相反。

所以,在市場悲觀,小薯會吸納較多的高潛長股票,並在市場慢慢熾熱時減持換馬至穩健型股票,並在最熾熱時換至現金等價物,保留最核心的持股,待跌市時再出擊。

過往恒指平均預測市盈率最高22倍,最低8倍,較小四分位數11倍,較大四分位數14倍,所以以上配置意味著大部份時間都是以50%股票作配置,而如果真的有一天到達8倍的大折讓,小薯也會考慮加大至100%甚至超過100%(前題仍有穩定現金流),相反到22倍的時候,也會減至10%甚至0%

而小薯在上文《恆指到30,000點,是入市時機?(201945日)》也說過,目前恒指處於30,000點,預測市盈率約11.7倍,計及誤差20%,也只是14.7%,故此現時小薯的股票比例大約是50%


作者:80后小薯的投資人生



免責聲明
本網頁純屬個人網志,一切言論純屬個人意見及經驗分享。小薯不是証監會持牌人士,不會提供亦不是提供任何投資意見,小薯或任何人等的一切言論,並不構成任何投資買賣的要約、招攬、邀請、誘使、建議或推薦。另本人無法保証有關內容的真確性和完整性。
小薯或持有本網志所提及的公司或資產的長倉及短倉及衍生工具 , 並會在亳無預料下買入及賣出。小薯在撰文時會盡量保持客觀公正,但對所持有的資產內容亦可能有較偏頗的論述。投資涉及風險,讀者應考慮該投資是否適合閣下的個別情況,務請讀者運用個人獨立思考、求証、分析,讀者一切的投資決定以及該投資引致的收益或損失,概與本人無關。

版權及知識產權


本網頁的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所有文本、平面圖像、圖表、圖片、照片以及數據或其他數據的匯編,均受版權保障。本人是本網頁內所有版權作品的擁有人。除非預先得到本人的書面授權,否則嚴禁復制、改編、分發、發布或向公眾提供該等版權作品。歡迎向本人申請授權發布或向公眾提供本網站的內容



7 則留言:

  1. 師兄您好,
    我股票倉位降至43-44%,仲低過正常倉位,看來我太保守了。

    回覆刪除
  2. 綱主有空可否分享1448福壽園2018年業績呢?謝謝!

    回覆刪除
  3. 有空可否分享1448業權?

    回覆刪除
  4. Edward兄,其實資產配置沒有錯與對,最重要是自己舒服賺到錢就行了!小薯的文章如果能讓大家再思考一下這個問題,也是挺好的。

    回覆刪除
  5. 兩位匿名兄,小薯也在追回不同公司的業績,未有時間為業績出文(希望今個月能出到1448的業績分板),不過初步重新估值,現價算了合理的了。

    回覆刪除
  6. It's refreshing to read this old article of yours. Your writing has become even more relevant today!

    Let's assume the economy gets worse. Corporate earning declines. When that happen the forward PE may spike. What is your thought on the use of alternative valuation metrics by then?

    Price to Book Ratio?

    Cyclically adjusted PE which averages earning over a few years?

    What will you watch out for when using alternative metrics?

    Thanks!

    回覆刪除
  7. Observer:

    What a great question!! It is quite not unreasonable to expect a decline in the corporate earning in 2020. Yet, is it a forever recession of the economy? I don't believe so as history tells us that everything has its own cycle and I believe at some point a day the economy will show a sign of recovery. From my view, what happened today is highly likely an adnormal suitation,which caused the temporarily shut down of the business and inefficient market operation. And when the COVID-19 issue is resolved, the business will be back normal.

    Back the valuation matters, instead of using unsuitable valuation metrics due to the short-term market mulfuction (indeed currently, every analysis is nullified), I would rather continue to use the best suitable valuation methodology but apply to the forward earnings in 2021 or even later, or as what you mentioned, the cyclically adjusted earnings wtih apporiate adjustments.

    I usually use alternative metrics as cross checking (as what i usually presented in the articles) and it depends on the charactics of the business to which valuation tools will be used. May apology that it is not possible to describe the considerations in only a few sentences since I believe this will over simplify the quesiton and may cause unnecessary misinterpretation 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tools and in turn adversly affect the decision of the reader.

    回覆刪除

小薯塘邊鶴,一個早上的「精神鴉片」(2021年8月3日)

今日又做下塘邊鶴,早上 新華網 出 了 一 篇 報導, 將網路遊戲比作新型「毒品」,是精神 鴉片, 點名騰訊《王者榮耀》。報導一出, 港股遊戲板塊全線重挫。中手遊暴跌 20% ,心動公司跌 15% ,騰訊控股跌 10% ,網易 -S 跌 13% 。   其他公司,因為小薯沒有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