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

美國制裁 香港末日!?(2020年6月4日)


今天是64日,這個題目會否被標題黨批鬥?「港版國安法」最終於528日經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表決通過,而市場在上星期一直但擔心美國到底會如何「強烈」回應,最後也是大家預期的那幾招。招數出台後,就有人擔心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又出現港元脫勾和外匯管制的言論。另外,恆指傳出「港版國安法」立法看,恆指就跌了過千點,但於528日經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表決通過後及特朗普宣報制裁後,又回升過千。

我們投資,是要根據事實去評估一個動作的影響,而不是根據市場情緒。這次特朗普的制裁小薯花了不少時間去理解,去分析,希望找出一個頭緒出來。這篇文章小薯花了數天去思考,去理順,肯定是很長(所以看之前請先有心理準備),但希望能給大家多一個想法。


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

首先,我們看看香港的「獨立關稅區」是如何得來的。根據維基百科,香港由英國,於1988423日向關稅暨貿易總協定(GATT)(即WTO前身)推舉成為一個有外貿自主權的獨立關稅區,同時中國政府也發表聲明,確認從199771日起,香港以「中國香港」的名義,保留獨立關稅區的角色。

同時,美國則在1992年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英語: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容許美國依據《中英聯合聲明》裏中國讓香港實行「高度自治」的承諾,在金融和文化等領域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待遇,並且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以及在一國兩制框架之下,支持香港的人權民主自治,保障香港的生活方式,及美資在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和自由港的營商。因此,源自香港和美國本地貨物的貿易雙方是免稅,可是對轉口美方的貨物依然是要徵稅的。

由此可知,香港的「獨立關稅區」是一個在WTO下確定的地位,而美國是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承認這個地位。現時特朗普所說的,其實是不再承認《美國-香港政策法》下香港的特殊關稅地位。如香港政府管員經常說,聯系匯率是香港自己的貨幣政策,是香港的內政,美國不能干預;《美國-香港政策法》實際也是美國的國家政策,他不想承認香港是「獨立關稅區」,是她自己的事,香港也沒有可能干預,除非美國提升到WTO層面,要求其他國家不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那中國和香港作為締約方就能「合資格」地回應。

重點是美國如何不再承認香港是「獨立關稅區」有什麼影響?根據工業貿易處的資料:
  1. 2019年,香港與美國的貿易總值516,906百萬港元,佔總貿易總值6.2%,排行第二;由美國進口212,902百萬港元,佔總總額4.8%,排行第六;轉口美國300,328百萬港元,佔總總額7.6%,排行第二;港產品出口美國3,676百萬港元,佔總總額7.7%,排行第二。
  2. 香港在2018年是美國第21大貿易夥伴、第10大商品出口地區,以及第42大商品進口來源地區。
  3. 香港在2018年是美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場、第4大牛肉和牛肉產品市場,以及第7大農業產品市場。
  4. 2018年的商品貿易方面,美國在香港賺取311億美元的貿易順差。香港是美國賺取最高貿易順差的單一經濟體系。


根據香港統計處的資料,香港2019年的本地生產總值2,868,171百萬港元,當中貨品淨出口124,001百萬港元(入口4,415,270百萬港元 - 出口4,291,269百萬港元)。因此,如果單以貿易量來說,美國取消香港的「獨立關稅區」,對香港其實沒有大影響;相反,香港作為美國賺取最高貿易順差的單一經濟體系,美國在貿易戰、疫症的負面經濟因素下,加上今年的選舉年,而特朗普的票源主要是農民、製造業,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的舉動有機會令整體經濟和農業貿易順差減少,是否特朗普樂見?

聯繫匯率

不少人擔心聯繫匯率會被美國取消,那小薯只能說他們擔心前做一些資料研究。根據維基百科聯繫匯率制度是香港由19831017日開始實施的匯率制度,屬於一種貨幣發行局固定匯率制度,以百分百外匯儲備保證,港元以7.757.85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與美元掛勾。主要通過香港三家發鈔銀行(中銀香港、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渣打銀行)進行套利活動達成,可稱之為一個自動調節機制。香港聯繫匯率制度下,三家發鈔銀行可以按7.8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以美元向金管局購買負債證明書,或相反,以負債證明書按7.8港元兌1美元的匯率退回等值美元。
即是說,發鈔銀行要增加或減少貨幣供應,都必須以等值的美元支持,只要金管局有足夠的外匯儲備,就能捍衛聯繫匯率。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的新聞稿,於20202月底的官方外匯儲備資產為4,461億美元,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的6倍多,或港元貨幣供應M346%
另外,跟據202062日的《匯思》,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余偉文提出香港銀行體系資本雄厚(資本充足比率為20%)、流動資金充裕(流動覆蓋比率為160%)、資產質素良好(壞帳率僅為0.6%),在國際上均屬非常穩健的水平。
1997年、1998年一眾大鱷想要聯繫匯率也無功而還,可想然之香港的聯繫匯率有多堅固。那時也未倒下,政府經那一疫之後,做了更多防範措施,現在是否這應容易就能沖擊到?小薯沒有答案。
當然,小薯不相信對,如果聯繫匯率被衝倒有會怎樣?不管到時港元會自由浮動,還是掛到人民幣,無可避免外國經濟及匯率上的波動會對香港做成一定衝擊,亦可加大的了香港投資的匯率風險(因為美元是本港對外貿易與金融交易所用的主要貨幣),可能動搖香港作為國際交易和金融中心的地位,這其實才是對香港一個重擊。
時,在中國金融體系還未完全開放大前題下,在明在暗,香港這一個號稱「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主要的境外人民幣中心,暫時對中國依然十分重要,暫時深圳和上海,甚至現在很火的海南自貿區也取代不了。如果因為制裁而導致港元不穩,甚至不能自由匯出/入美元,那內地不少以美元計價的企業債又如何處理?
當然,是否真的不可能脫勾,不妨看看亂博姐有關聯繫匯率的分析。

禁止中資銀行運用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信息系統

有很多評論說美國可以過SWIFT來沖擊香港的聯繫匯率。什麼是SWIFT根據SWIFT官網介紹,總部位於比利時,為一個中立性和國際性的機構。目前已有200 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1,000 多家銀行機構、證券機構、市場基礎設施和企業客戶接入SWIFT系統,以傳送和接受匯款指令。簡單來說,就是A公司要通過A銀行付錢給B公司的B銀行戶口,中間就要經過SWIFT系統。雖說中立,但美元作為主要國際貨幣,美國作為最大經濟體系,SWIFT其實一點也不中立,2012年、2018年在美國施壓下,SWIFT兩次封鎖伊朗銀行,北韓多間銀行亦在2017年被禁用SWIFT
如果美國真的「禁止」使用SWIFT,意味著SWIFT禁止香港的機構連接SWIFT系統進行以美元為主的結算,直至中國願意「聽話」為止。實際效果就是那存在這些銀行的資金就難以流通,因此投資者不再把資金存入相關銀行,大量存款亦會被提港元不能自由兌換美元。港元不能自由兌換美元,就需要更大的「辛苦」去捍衛聯繫匯聯。
國家的行動從來到的講利益,只是經濟利益還是政治利益。從經濟利益上看,在2010年,全球75%外匯交易量集中在7個金融中心,依次分別是英國(36.7%)、美國(18%)、日本(5%)、新加坡(5%)、瑞士5%)、港(5% (資料來源:April 2010 Triennial Central Bank Survey)。看百份比好像不多,但已跟日本、新加坡、瑞士共排行第三,如果香港不能結算及交易美元,相信有不少交易要重訂交易貨幣,對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地位的認受性肯定會有風險,這就憾動了美國債本位的根本利益。另外,最大的10家外匯交易商,美國交易商在20165月已當中的5位,占總量的36%(資料來源:維基百科),這會影到這些美國交易商的利益。

同時,根據工業貿易處的資料:
  1. 在本港的外籍人士當中,美國人為數甚多。截至201812月底,約有20758名美國國民居於香港及有130萬來自美國的旅客訪港
  2. 截至201861日,母公司位於美國的駐港公司中,290間是地區總部、434間是地區辦事處,以及627間是當地辦事處,更有數個州政府,包括佛羅里達及北卡羅來納均在香港設有代表辦事處。 
  3. 截至2017年年底,美國在香港的外來直接投資頭寸市值達417億美元。美國是香港金融行業(銀行、投資和控股公司除外)、進出口、批發及零售貿易行業的重要直接投資來源
  4. 美國銀行在香港的總資產值和客戶存款分別約為1,480億美元和790億美元,佔香港銀行業整體數字約5%
  5. 以保險業而言,在香港經營的外資保險公司當中,美國公司的數目排名第三。香港161家認可保險公司中,10家為美國公司,另有12家據知由美資控制


不單止美國在香港的直接投資,還有通過香港入中國的投資,也很多時是通過香港進行資金調配。

如果真的利用SWIFT作手段限制香港的美元流動,就算只是單單禁止香港的中資銀行,也無可避免的影響以上投資的金額,也會影響在港生活的美國人的正常生活。當然,特朗普也可以說用補貼則來補償,或者賠償有關措施的損失,但也是短期的。問題是,如果連對香港也用這招,外間會否怕對其他金融中心也隨時用上這招?不確定性增加,投資者自然要找其他方法減少風險,美元的地位會否因此而動搖並影響長遠的盈利能力?

相反,香港會不會實施外匯管制報復?首先,根據基本法11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外匯管制政策。港幣自由兌換。繼續開放外匯、黃金、證券、期貨等市場。」「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障資金的流動和進出自由。」法理上應該不能實施外匯管制,除非又通過附件三(利申:非法律人士,如有錯,歡迎指正)。

資金自由流動肯定是香港的成功基石,相信以目前特首的聽話和膽量,也不會自把自為,「損害國家利益」。根據,香港近年來一直是國際資本流入中國的重要門戶。在中國內地全年所獲得的1250億美元的外地直接投資(FDI)中,990億通過香港流入,佔總外商投資額的80%

同時,香港還是大量中國企業上市融資的目的地,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中心,在人民幣國際化上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截至2018年底,中國非金融類對外直接投資在香港的存量達到6220億美元。這一數字大約相當於香港同年GDP170%這代表著大量內地企業通過香港投資全球,其中還包括越來越多中國央企。96家中國央企中,有50家央企旗下至少有一家子公司在香港聯交所上市。根據SWIFT的統計數字,全球70%以上的人民幣支付通過香港進行結算。

一個國與國之間的行動,不外乎「利益」兩個字,中國會否因為一時之氣,就失去80%的外商投資額,減慢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小薯是有所疑問。

制裁削弱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

政治小薯就不懂了!這項制裁估計也是參考《香港人權法》,主要是凍結在美資產,户口及取消現有簽證和禁止其再申請簽證,並有機會處罰與被官員有業務往來的銀行(註:美國參議員 Chris Van Hollen Senator Pat Toomey提出了一項兩黨法案,要求處罰與被制裁官員有業務往來的銀行)

可能好像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說:「簽證唔發,唔去美國唔係太大嘅損失」、「凍結資產可以變賣資產」,「一啲都唔擔心」。要制裁的,可能只是香港的高官,最多加上中聯辦、港澳辦官員,小薯就不太相信特朗普會制裁他的好朋友「習大大」或者其他中央高管。

《香港人權法》早已通過,「制裁中港官員」小薯就不信中央在立法前不會預視到,所以(只是可能)這些受到美國制裁的中港官員,其實是在為國捐軀,特別是現在走馬上任的高官,還不能有獎勵?銀行又會不會影響?如果特朗普制裁四大國大行,甚至外資行?難道他們不怕美國在中國銀行的資產被中國「凍結」?

限制香港進口高科技產品及不承認香港船隻飛機認證

小薯不太熟悉這個領域。不過,根據新聞資料,美國早早就想打擊中國的高科技產業。如果實施這個制裁,內地將無法再以香港「進口」敏感科技,或者以在港註冊貨船去入口那些受管制設備,再轉運至中國。不過,打擊中國的高科技產業根本是美國的國策,即使不再承認《美國-香港政策法》,也可能會用其他方堵塞這個漏洞,所以小薯相信這個不是會不會做,是如何做的問題。

修改旅遊建議

小薯也利申不太熟悉這個領域。不過,截止本文執筆日及就小薯所知,美國暫時暫停向「與中國解放軍有聯繫」的中國籍人士的學生(F)及訪問學者(J)簽證。如果美國決定收緊港人赴美簽證要求,再進一步要求其他盟友同步取消對香港的免簽資格,那168個國家免簽的香港護照,就會跟72個國家免簽的中國護照同等地位。

不過,根據工業貿易處的資料,在本港的外籍人士當中,美國人為數甚多。截至201812月底,約有20758名美國國民居於香港及有130萬來自美國的旅客訪港。另外,根據維基百科2012年的統計中,有219,231名美國人出生於香港,美國也有超過330,000名香港移民。這些人又會受到什麼牽連?

結語

當然,到目前為止,仍未有制裁細節。如果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相信會影響對香港的貿易順差。現在美國與2018年其前十大交易夥伴國中九個國家(中國、墨西哥、加拿大、歐盟 [影響德國、法國、意大利]、日本、印度、韓國)的關係都陷入不確定狀態,而且對於何時可能敲定新的貿易協定並無明確的路線圖,美國會不會真的全面消香港「獨立關稅區」是有商榷餘地。

聯繫匯率和外匯管制,小薯至少認為香港和中國不會主動有什麼動作,反而是特朗普會否又再不跟常理出牌,政治利益先於經濟利益?這個就要密切留意。

如小薯在前一兩篇的文章所說,「資金是沒有立場的」,哪裏有利益,資本便會到那裏去。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全球經濟增長一大動力,而香港的優勢(可能也是唯一優勢),就是離內地近,能自由進出內地,但卻擁有不同於內地的金融體制。正因為這個分別,深圳和上海暫時也不能取代香港。只要內地市場對國際資本仍有吸引力,一國兩制沒有走樣到投資不能接受的程度,而香港的金融、法律架構體系依然優於內地,至少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能暫時保住,而中國基於自身的利益,也會傾向保著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最後,說回股市,傳出「港版國安法」立法看,恆指就跌了過千點,但於528日經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表決通過後,又回升過千。有解釋說,措施不如市場預期的強硬。另外,也有報導說「北水」今年迄今掃貨規模為2017年有記錄以來的同期最多,現時持股總市值達到港股通股份名單總市值約2.9%,所以有分析說,可能是「國家隊」資金南下掃貨,希望在「港版國安法」立法及多隻中概股來港上市之際,穩定港股市場導至這幾天的大升。也有解釋說全球減息,無風險利率下跌致資產重估(好像2008第一次QE那次)。

老實說,小薯真的不知這原因,而且股市(不管是香港或美國)明顯是與經濟出現背馳,除非市場認為經濟會在半年內回復到甚至超過疫症前的水平。有人就說要把港元換成美元避險,在聯繫匯率下,用處有多大?不過,如果心理上會穩些,不妨轉一些,當作其中一項資產配置。不過,現在不論是「港版國安法」和美國制裁都未有細節,對小薯來說,現在太多未知,太多不確定性,不管是股、樓也不知可以做什麼動作,想來想去,可能最後的答案可能就是最初的答案:「做好本份,管好風險,看好估值,做好資產配置」。

最後的最後,小薯十分建議大家看看以下文章,聽些清泉,看多些角度:



作者:80後小薯的投資人生


免責聲明
本網頁純屬個人網誌,一切言論純屬個人意見及經驗分享。小薯不是證監會持牌人士,不會提供亦不是提供任何投資意見,小薯或任何人等的一切言論,並不構成任何投資買賣的要約、招攬、邀請、誘使、建議或推薦。另本人無法保證有關內容的真確性和完整性。
小薯或持有本網誌所提及的公司或資產的長倉及短倉及衍生工具 , 並會在亳無預料下買入及賣出。小薯在撰文時會儘量保持客觀公正,但對所持有的資產內容亦可能有較偏頗的論述。投資涉及風險,讀者應考慮該投資是否適合閣下的個別情況,務請讀者運用個人獨立思考、求證、分析,讀者一切的投資決定以及該投資引致的收益或損失,概與本人無關。

版權及知識產權
本網頁的內容,包括但不限於所有文本、平面圖像、圖表、圖片、照片以及資料或其他資料的彙編,均受版權保障。本人是本網頁內所有版權作品的擁有人。除非預先得到本人的書面授權,否則嚴禁複製、改編、分發、發佈或向公眾提供該等版權作品。歡迎向本人申請授權發佈或向公眾提供本網站的內容。


2 則留言:

  1. 美國已經100%肯定認定中國係敵人, 十年八年前係最好機會(當年仲講緊中國硬著陸問題) 將中國 順服, 不過已經錯失最好時機, 所以到呢一刻 美國已經冇懸念 要壓制中國, 香港係一個缺口, 冇理由全世界睇到 美國自己睇唔到, 而家係講緊嚟緊嗰
    十 幾廿年 會係民主制度定係共產制度帶領全球, 我相信中國或者美國絕對有機會可以去到好盡 鏈死對方, 犧牲短期利益 係必要.

    回覆刪除
    回覆
    1. 宏觀國際形勢這些實在太深了,小薯真的不太懂。

      刪除

玩殘濠賭股,「澳門賭牌修例諮詢」,推 or not to 推?This is not a question(2021年9月16日)

資料來源: 明報 昨天( 15 日),澳門賭股洗倉式下跌,都今日( 16 日)執筆時也有繼續下跌。相信昨天的下跌,主要都與澳門賭牌修例諮詢有關。   大家可以一齊 BAINSTROM 澳門賭牌修例諮詢的影響,小薯昨天已在 FACEBOOK 大約說了一些想法。今天再多少少。小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