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6日 星期四

玩殘濠賭股,「澳門賭牌修例諮詢」,推 or not to 推?This is not a question(2021年9月16日)

資料來源:明報


昨天(15日),澳門賭股洗倉式下跌,都今日(16日)執筆時也有繼續下跌。相信昨天的下跌,主要都與澳門賭牌修例諮詢有關。 

大家可以一齊BAINSTROM澳門賭牌修例諮詢的影響,小薯昨天已在FACEBOOK大約說了一些想法。今天再多少少。小薯會以上圖為基礎去逐點解釋。 


第一點:賭牌正副牌的問題是史問題,政府禁止轉批權,是預料中事。禁止轉批權,其實只要把所有副牌全部變成正牌。只是批給數量問題,之前政府說想加大賭場競爭,可能有機會加賭牌。看新聞,都可能已經有一個潛在競爭者了。會唔會減賭牌,機會不太,因為政府其中一項主要收入就是博彩稅,也是人力市場一大需求者。如果減賭牌,其實可能會「捉自己蟲」,反而政府加博彩稅去支持政府於橫琴的發展機會更大。當然,加博彩稅會影響賭企的利潤。 

從現在的政商環境睇,而家收回賭牌(而較大機會受影的是外資賭企),也對政府形象不用,反而把批牌條件傾向自己人,把外資賭企慢慢邊緣化就行了!

 

第二點:賭牌年期,如果短過10年的賭牌年期,賭企做新投資好難計數。如果賭牌年期短過十年,賭企就不會大興趣去做新投資,因為建設一個新場都要幾年,之後就要營運順利個場先能夠賺錢。如果賭牌年期太短,賭企點如何新投資?相信這未必是政府樂見。

 

第三點:澳門人股東佔比提升。這是一個分正常的方向,今時的政商環境,當然自己人玩,好多給外資玩啦!何家、呂家的賭企問題不大,所以營運方針大變的機會不大;反而金沙中國受多大影響,就較難說,如果真係引入新股東,營運方針如何變,是一個不確定性,而現在金沙中國的資金來源主要是母企而來,引入新股東後,母企的支持會有什影響,又是另外一個不確定性。 

其次,派息要政府批准,有一說法是因為政府想確保賭企的財政穩健,以免出現大到不能倒,從而影響經濟體系。這個說法合理,而有沒有其他原因,小薯不會估,但派息要政府批准下,公司的派息政策不確定就會變大,對公司的估值會有影響。好像金沙中國,大家都是看他的股息做人,把他當做收息股(雖然小薯認為金沙中國不是單純一隻收息股,而是搏用槓杆增長的公司)。這個政策就會對這堆派高股息的估值較大。不過,小薯較喜歡的銀娛,則沒有大題。 

另外,加大資本要求,其實沒有問題。好多賭企,單單現金都唔只2億,加少少股息,再供股/配股,加大資本就行(當然小薯不希望發生)。同時,加大資本要求,入場門檻更高,現有的賭企的優勢就更大。

 

第四點:其實這一點對中介人的影響更大。如果係真,就會出現行業整合,強者越強。從賭企的角度看,結果可能是commmission可能加價,那為了減低成本和對中介人的依賴,賭企就慢慢減貴賓廳佔比(亦是係澳門政府大方向),而加大中場佔比。

 

第五點:其實大家認為六大賭企以前真的自由做生意?政府真係沒有出他的「無形之手」?六大賭企會不聽政府的要求?咪玩啦!其實,加入政府代表,只係之前枱底的「無形之手」,放下風,要賭企估估下,現在則是在董事局擺明車馬講。

 

第六點:推動非博彩更加不是新鮮事,政府都說了很多年,六大賭企這幾年也持續有做(側面確認第四個論點)。銀娛的氹仔場連貴賓廳也沒有,第三、四期都主打MICE,就知道這一點也是由「裡」政策,變成「明」政策。

 

第六點:刑事責任。AML15年打貪,到這數年防走資,其實市場不是應該預左?

 

其實,這個賭牌修例也不是今天出現,只是之前焦點放在COVID-19的影響。如上文所述,其實在現時的政商環境下,對外資賭企的不確定性會較華資大,如果大家要投資外資賭企,就要預更多的安全邊際

4 則留言:

  1. 基本都好難再起新賭場。因澳門沒咩地比博企起。

    回覆刪除
  2. 關於潛在競爭者的報導,唔知小薯係邊度睇到?可否分享一下?

    回覆刪除

睇年報點睇?小薯心得談(2021年10月11日)

其實係不同的 TG 群組,都有人問小薯點樣看年報。其實,技術上點樣看年報,小薯在拙作《年報解密》已經討論了不少,今日反而想從自身經驗跟大家分享一下睇年報既心態。  其實,看年報對小薯來說是,係一個找答案既心態,係一個解謎的過程。其實,在看年報之前,小薯會先將自己先當成一個經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