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18日星期二

小薯看澳門新博彩法:預期之內但有驚喜

澳門政府在2022114日公布了娛樂場幸運博彩的修訂《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的結果。小薯在2021916日曾就澳門賭牌修例諮詢寫了一篇,大家可以去參考。
 
今次修例,主要有以下重點,而方向比小薯想的更溫和:

批給數量最多為六個,並明文禁止轉批(即是「副牌」)

小薯即是最多批六個牌,也不能再有正副牌,全部都是正牌,也沒加發賭牌。既然賭牌數目沒有變化,即是寡頭壟斷的格局還會繼續,競爭有限。

調升承批公司的資本金額至50億元澳門幣

小薯這個點有圈可點。資本金額是如何計算?其實現在有些賭企如美高梅是未能達到這個要求,那是否給予三年(下面第十點)處理,還是如何處理?如果有投資賭企的朋友,真的要留意一下自己投資的公司是否滿足這個條件,因為這就是一個新的不確定性。當然,要處理也很簡單,只要供股/配股,加大資本就行。同時,加大資本要求,入場門檻更高,其實對現有的賭企是更有利,優勢就更大。

提升由澳門特區永久性居民出任的常務董事的佔股比例至15%

小薯沒有仔細看賭企的佔股比例,但新聞資料說全部賭企最少10%股份已由澳門居民持有,問題是如何加到15%,不過小薯覺得這個問題不大,因為為了符合要求,老股東配售給澳門居民就行了!

批給期間不得多於十年,在例外情況下可延長最多三年

小薯以往批給期間是20年,表面上好像是不利賭企。不過,想清楚一點,其實縮短批給期間,對現時六大賭企取得新賭牌是較有利。小薯在2021916日的文章也提及,如果賭牌年期短過十年,賭企就不會大興趣去做新投資,因為建設一個新場都要幾年,之後就要營運順利個場先能夠賺錢。
現在真的十年,問題新投資是否願意投資,而政府又會否批牌給缺乏相關經營經驗的投標者是一個問題。結論可能是要參股現在的六大博企,符合上述23的要求機會大些。澳門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也表示,過去的批給年期較長,是由於當年投得賭牌的公司需要一定時間興建賭場和綜合體,若現有承批公司投得賭牌,可以在現有設施基礎上經營。這說法也反映澳門政府也是想批給現時的六大賭企。

限制承批公司或其屬控權股東的公司的上市流通股比例不可超過三成

小薯先不說現在沒有承批公司上市(如果大家上博彩監察協調局,現在承批公司包括澳娛綜合度假股份有限公司、永利渡假村(澳門)股份有限公司、銀河娛樂場股份有限公司、威尼斯人澳門股份有限公司、美高梅金殿超濠股份有限公司及新濠博亞(澳門)股份有限公司),所以這個要求其實「得個樣」。就退一萬步,政府看他們的上市母企的上市流通股比例,而如果目前公司是多於30% 公眾持股,那只是公司/大股東/私人/主要股東在市場回購就能符合要求。

博彩業發展用地不能再豁免公開競未來特區政府不能再直接將土地批給用作興建娛樂

小薯簡單的說,就是政府不會再優待賭企,要地就投地,這無疑會增加賭企的發展成本。另外,張永春也表示博彩業經過20年的發展,娛樂場設施已可滿足需要,不應再擴大規模。這也明顯政府也不想再加大博彩業在澳門的經濟規模。由此推論,政府是不會再給地賭企,而投地也會以非賭業的MICE為主要批地要求。因此,這項條款其實是對六大賭企中還有土儲的公司會更有利!

加強對承批公司、參與博彩業活動人士及公司的資格審查和監管機制,訂定承批公司在經營幸運博彩時須履行的各項義務,並設立相應的處罰制度

小薯這個2021916日的文章也提及刑事責任。AML15年打貪,到這數年防走資,其實一直都有。反而,早前吹風的直接引入政府代表;派息須政府預先審批和同意;和賭企須要額外投資於非賭業設施,這些都沒有要求,只是須知會政府重大財政決定,給予業界自主權,這其實反而利用業果,是一個利好的決定。

對現時設於非承批公司不動產內的娛樂場訂定過渡規定,使再取得幸運博彩經營權的現有承批公司可在三年期間內處理該等娛樂場的事宜,以符合法案有關娛樂場必須設於屬承批公司所有的不動產內的規定。如有現有承批公司申請續牌而沒有獲得批給,承批公司相關設施會歸澳門政府所有。

小薯這個呼應上述第23點。其實澳門政府明顯也是想批給現時的六大賭企,所以給足時間賭企去滿足要求。如果這樣也滿足不了,也沒有辦法,只好收歸國有。不過,政府也不會自己營運賭場,因些如果真的出現這個情況,小薯認為對現有大型賭企有利(即是六大餘下的賭企),因為政府很大機會會把這些設施撥給這些且大規模經營經驗的賭企去營運,反而加大了餘下的賭企的市佔。如2所述,有投資賭企的朋友,如果所投資的公司還未滿足其要求,真的要留意一下,避免投資歸零。

不考慮調整博彩稅稅率,因澳門博彩稅率目前為35%,考慮到較其他地方高,暫時不考慮調整博彩稅相關稅率。另外,也要撥付5%支持文化、旅遊及城市發展

小薯沒有調整博彩稅稅率也是小薯驚喜的地方。 

總結來說,這次澳門新博彩法是預期之內,但也有驚喜,例如沒有調整博彩稅稅率;沒有要求賭企額外投資於非賭業設施;之前吹風說要直接引入政府代表也沒有,只是單單知會政府重大財政決定即可;甚至連加賭牌也沒有。因此,小薯認為這次修例是消除了六大賭企的不確定性,甚至有少許利好,看今天(17日)市場的反映,也看得到市場是正面看待這次修例。現在餘下要處理的問題是,究竟沒有了貴賓廳業務,對賭企的業績有什麼影響,可能要待2022年第一、二季的業績再知道。
 

2 則留言:

  1. 小薯兄,對於澳門的博企失去貴賓廳業務,未知你會否認為對金界是利好嗎?因為金界始終在境外,相對於中央對澳門的監管,金界會唔會間接受益?唔知你又會點睇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薯又不覺得太有直接關係。政府打洗米華,不負責任的斷估是防走資,那真的是否能由澳門轉到金界走,小薯有疑問。小薯不會用這種「覺得」、「認為」,沒有數據支持的說法,去論述。最後,金界還是直接看遊客和商務遊客,及疫情走勢會較好。

      刪除

睇人仆街最開心系列(三):死牛一面頸的投資者

外邊的人經常倜侃價值投資者,不是越跌越買,還什麼有時會跌也會賣出。價值投資者越跌越買,是因為他們相信市場先生是錯的,自己才是對的。當股價下跌,市場先生送錢,哪能不接?   相反,趨勢投資者就看趨勢行事,如果看到股價沒有如預期般上漲,就會果斷止蝕。因為趨勢投資者會認為自己肯定看...